争议“0”税收:亚马逊对纽约真的“一无是处”

2019-02-21 人力资源

“谁为亚马逊将近30亿美元的补贴埋单?咱们。”

“我们谢绝为了一个零回报的公司而就义社区的生涯和基建质量。”

这是反对亚马逊入驻的纽约长岛市居民的看法。在他们看来,亚马逊的新总部落地以后,地铁服务品质降落、学校人满为患、房钱上涨等一系列状态“只会恶化”,而亚马逊拿到了巨额补贴,却不会对当地居民有任何回馈。

亚马逊选定纽约长岛和弗吉尼亚阿灵顿地区为第二总部时,许诺在这两个地域各投资25亿美元建设总部、供给25000个就业岗位。作为回报,阿灵顿和纽约将提供投资补助和税收优惠。

而美国智库税收与经济政策研讨所(the Institute on Taxation and Economic Policy,ITEP)的一项考察,仿佛进一步证明了亚马逊的“噬血”:2018年亚马逊净利润112亿美元,但在享受了美国联邦税收抵免(tax credit)跟扣除公司高管的股权弥补后,公司取得1.29亿美元的联邦退税。税改后法定企业税率为21%,而亚马逊的有效税率相称于负1%。

纽约长岛的反对派获得了终极的成功。亚马逊已经于2月14日宣布声明,公司不会在纽约州建设新的总部;不会从新进行第二总部选址,将按打算推动弗吉尼亚北部和田纳西那什维尔建设。

那么,亚马逊的第二总部是否真的像舆论鞭挞的那样,在税收奉献方面一无是处?

纽约州对亚马逊的15亿“补贴”,最大一局部来自税收抵免(tax credit)。亚马逊将在十年间获得上限为12亿美元的税收抵免,另外还有3.25亿美元的现金津贴。假设12亿美元的税收抵免均摊到10年间,那么亚马逊每年失掉的税收补贴就是1.2亿美元。

亚马逊在2017和2018年的联邦征税额确实濒临0,不外,这是树立在亚马逊过往多年亏损的基本上的。依据美国税法“亏损抵后”的规矩,企业可用当年产生的亏损额,去对消当前年度的应税所得,从而实现所得税收益。

亚马逊在创业的20年间亏损了数十亿美元,上市后的八年里就亏损了30亿美元。最近一次年度亏损是在2014年,当年亏损了2.41亿美元。亏损抵后是公道的避税方法,只不过以亚马逊目前的范围和成绩,零纳税比拟难以让大众接收。

而且,美国的州和地方税与联邦税并不雷同,联邦税收的减免未必实用于州。在亚马逊简直不联邦纳税的同时,它却依然在对处所纳税。从前两年间,亚马逊贡献了5.33亿美元州税。

那么,亚马逊假如将第二总部建设在纽约,它会给该州纳税多少?

亚马逊的第一总部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,西雅图时报曾报道称,2017年,亚马逊对华盛顿州纳税约2.5亿美元。而纽约州的税率远高于华盛顿州。 如果亚马逊第二总部入驻了纽约,假设当地的两万五千名雇员中只有10%是纽约市民,亚马逊的均匀工资是每年15万美金,这象征着纽约每年将增添1200万美元个税收入。 仅仅计入亚马逊校园的影响,纽约州的房产税每年就将增长2000万美元。 参照2017年西雅图的酒店数据,亚马逊花费33万间酒店住房,按纽约地区酒店均价300美元、客房税6%计,纽约的酒店客房税收将增加600万美元。

在去年11月亚马逊颁布第二总部选址成果时,纽约州长和市长就在申明中提到,预计亚马逊将在将来25年间带来275亿美元的税收收入。反对派看见亚马逊的12亿税收抵扣优惠,而扼腕叹气者底本更加等待亚马逊能将该州税基扩展。